桂林,早已心向往之。

一提起桂林,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秀丽甲天下的迤逦风光,但是很少人知道在抗战后期,桂林也曾发生过一场悲壮惨烈的血战。但是有关桂林保卫战的介绍,却大相径庭,甚至是相互矛盾,更是使桂林保卫战的真实情况蒙上了扑朔迷离的烟尘。

桂林抗日保卫战虽然是一个失败的战例,却是抗战期间国民党正面战场打得比较惨烈的一次。中国军队英勇善战,勇敢杀敌,留下了包括“七星岩八…

车过长江,窗外的风景越发润泽起来,葱郁的山、清冽的水一直牵引着我的视线。及入广西,就到了桂林市的辖地,典型的喀斯特峰林地貌渐次铺展在眼前。

又是一片焦土

桂林抗日保卫战虽然是一个失败的战例,却是抗战期间国民党正面战场打得比较惨烈的一次。中国军队英勇善战,勇敢杀敌,留下了包括“七星岩八百壮士”等可歌可泣的故事。据媒体资料报道称,很多日本老兵认为桂林保卫战是他们在中国战场上遇到的最残酷的战役。

桂林,岭南名城,秦属桂林郡、象郡,后置桂州。历经亿万年的地质演进,这里的山、水、洞、石,钟灵毓秀,造化可人,宛若一幅迤逦展开的桃源仙境图卷。“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群峰倒影山浮水,无山无水不如神”“江山惹得游人醉,印入肝肠都是诗”……漓江烟雨,阳朔风光,已成为独特的自然文化印记,印刻在历代文人骚客的吟咏里,印刻在世界自然遗产的名录上。

1944年日军发动了整个抗战中规模最大的“一号作战”,这场战役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通大陆交通线,以便将在东南亚掠夺的物资通过铁路穿过中国大陆到东北,再到朝鲜半岛,最后到日本本土。这场战役中国方面因为主要战场在河南、湖南和广西,而将其称为“豫湘桂会战”,其中在广西境内的作战,主要就是围绕着湘桂铁路上的两大重镇桂林和柳州来进行的。所以日军进攻桂林,当然不是要来饱览壮美的漓江山水,而是为了打通湘桂铁路以及顺便摧毁桂林附近中美空军的机场。

图片 1

澄江如练,翠峰列屏,临流玉立的凤尾竹芃芃丛丛,如少女的裙裾,摇落一江幽情。栩栩如生的奇石天造地设,深邃幽远的溶洞一如仙境,延展着沧海桑田的万千变化、不尽遐思。荡舟江上,任清风拂面;举步攀岩,赏黛色铺陈;徜徉老街,品“三宝”滋味;登临古城,览前朝旧迹……伏波山前,听伏波将军马援南征试剑石的传说;象鼻山下,寻洞藏古酒萦回经年的异香;踏访西街,叹歌仙刘三姐绕梁千载的回响……移步易景,触景生情,一路走来,桂林的景入目、歌入耳、情入心。

1944年10月,日军开始准备进攻桂林。通过空中侦察,日军发现中国军队在桂林外围修筑了大量防御工事。同时也了解到中国军队正在将战略预备队以及各战区的精锐部队组成有力兵团,准备部署到黔桂边界,以应付日军的进攻,甚至还有在印度缅甸作战的美式装备的驻印军将驰援国内的传言。加上此前在衡阳连遭挫折的教训,因此日军丝毫不敢怠慢,集中了3个师团又1个联队的步兵,再配属4个联队又4个大队炮兵以及1个坦克联队,用于桂林作战。

1944年,日军发动了
“豫湘桂战役”。同年10月28日,日军攻克衡阳后,以十几万人马大举进攻桂林。

未到之前,对桂林是有着诸多想象的。以山水之胜秀甲天下的一方土地,想必是一个温婉怡人的所在;山青水柔,想来这里的人民也是温良敦厚的。游历其间,耳闻目睹,似乎也在时时处处强化着这种印象。或许是孤陋寡闻吧,在我的潜意识里,桂林以自然风光名,离兵连祸结的战事应该很远。不意游七星岩时,却发现这里的青山绿水间,竟发生过八百壮士抗战殉国的感天动地故事。

桂林属于第四战区的辖区,统帅部要求第四战区死守桂林、柳州各三个月,还专门派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到桂林坐镇,指导会战。当时第四战区防守桂林的部队是第31军和第46军,共2个军4个师,另配属炮兵团、工兵营、通讯兵营、野战医院等在内,总兵力约4万人。眼看大战在即,还成立了桂林防守司令部,由第16集团中将副司令韦云淞任司令。

当时,桂林的中国守军只有2万多人,力量异常悬殊,但守军顽强抵抗。

1944年,已现败势的日军孤注一掷发起“一号作战”,意图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盟军对日远程空中打击基地,确保本土及外围“绝对国防圈”的安全。湘桂战役,是这场中日双方在中国大陆最后一次大规模攻防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桂林保卫战,又是其中至为悲壮的一章。远在西南一隅的桂林古城惨遭兵燹,桂林军民也因此得以在神圣民族解放战争的舞台上一展可歌可泣的气质与本色。

白崇禧到桂林后,却并没有决死固守的信心,反而将守军4个师中战斗力最强的31军188师和46军175师调离桂林,因为188师师长海竟强是白崇禧外甥、175师师长甘成城则是桂系另外一个大佬夏威的外甥。同时这两个师也是桂系的精锐,调离桂林不能不说白崇禧是有保存实力的私心。而留下来的两个师,31军的131师战斗力薄弱,46军170师则是刚由新兵组成的后调补充师,战斗力更是低下。这样的布置,在高级将领中自然会引起军心动摇。

1944年11月4日,屏风山、猫儿山等阵地失守,日军开始进攻桂林城,并且派登陆艇试图从水路攻击桂林,桂林守军进行了异常顽强的抵抗,日军曾经27次冲入桂林市中心,都因为陷入巷战的泥潭损失惨重而不得不撤出。

1944年10月末,桂林保卫战打响,七星山作为城防外围核心防御阵地,战况尤为激烈。守军131师一部,依托七星岩等岩洞与敌血战10余日,有效迟滞了日军进攻。七星岩下,日军久攻不克,恼羞成怒,先后施以炮轰、弹炸、毒气熏,最后灌入汽油引燃。洞内守军八百余人除少数从后岩突围外,全部殉国。当时的《广西日报》对此有这样的报道:

早在6月日军进攻长沙时,桂林就已组织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疏散,包括政府部门、机关单位、新闻媒体和大批进步文化人士在内,都已经向大后方疏散了。到8月上旬,衡阳沦陷后,桂林城内更是人心惶惶,老百姓纷纷外逃,火车站、汽车站和码头到处都挤满了逃难的人们。到9月日军占领全州后,桂林防守司令部更是下达了紧急疏散命令,桂林市原计划留下市政府、警察局的必要人员在城内维持城内秩序,协助部队作战,每户留壮丁一人在家。但到紧急疏散时,桂林市长苏新民、警察局长谢丰年向白崇禧请求也一起疏散离城,这两人都是桂系出身,所以得到了白崇禧的批准。因此市政府、警察局、留户壮丁在疏散时全都跑光了。桂林城内守备部队纪律废弛,到处进入民宅翻箱倒柜搜寻财物,而且为了扫清阵地前方的“射界”,又拆掉烧毁大批民房,最后桂林市城内除丽泽门附近留下十余间完整的房屋外,其余建筑全部被毁,偌大的一座桂林城成了一片废墟。日军还没到城下,桂林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

日军又想从漓江迂回进攻桂林,但被中国守军杀伤大半,地方民团敢死队甚至在身上绑手榴弹划着竹排去炸毁日军的登陆艇。最终,日军在漓江上就付出了阵亡7000余人的代价。

七星岩内搜索结果,岩内尚余忠骸八百余具,尽属广西子弟。计有303轻机枪连,该连长死时尚作紧握马缰姿势,忠马亦死其旁,想为作战中毒而死。此外有防毒排、迫击炮排、第一连、团部官佐、卫生队、野战医院及三百余伤兵。枪支多弃掷岩内深潭中……忠骸死状极惨,盖于敌人使用毒气后,复用火攻,以是死者有头伸入石钟乳之内,而身在外以避毒气者;有仰卧者;有尚作射击姿态者,而今英姿宛在……

有悲壮,也有窝囊

1944年11月10日,桂林城陷落,中国守军19000余人中,12000人战死,7000多人因为中毒昏迷不醒而被日军俘虏。

在普陀山霸王坪,我找到了忠骨合葬的“八百壮士墓”。站在碑前,望着漫江碧透的水,望着满目葱郁的山,想象着当年守城官兵迎着炮火,浴血拼杀,以命相搏,江流为之赤的惨烈,不屈的呐喊似乎就回荡在耳畔,鏖战的身影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10月28日,日军接近桂林外围,直接进攻桂林的部队共有7个联队,约29个步兵大队,总兵力达5.3万人。而此时在桂林的中国守军,只有2个师,即便加上从广西各地自发赶到桂林参战的地方民团,总兵力还不到2万人。

据攻城日军后来递交大本营的战报中说:“皇军在桂林一役中阵亡13900余人,伤19100余人,失踪300余人……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是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悠长的岁月抹去了战争的创伤,葱茏的草木隐去了鏖兵的痕迹,但血与火的洗礼却融入这方土地、这里人民的血脉,沉淀成值得传承记忆的精神底色。

桂林保卫战从外围战斗开始,各处阵地的争夺与反争夺就十分激烈,尤其是131师猫耳山、屏风山和桂林北站附近山头前沿阵地战斗更为惨烈。131师在师长阚维雍率领下,明知外援无望,依然浴血苦战,在连日激战中伤亡惨重,131师392团团长吴展、393团团长陈村相继在战斗中壮烈殉国。

图片 2

山水的风骨,山水的魂魄,是一方水土一方人经年累月浸润滋养的人文传统。对于一地风光而言,这应该就是比山水更能永驻人心的文化气质与精神内涵,而细细品评,爱国、忠诚与献身又是其中最激越高昂的旋律。

11月7日,131师391团猫耳山、屏风山阵地相继失守。团长覃泽文率全团残部包括伤兵和勤杂人员在内800余人撤至普陀山七星岩大洞内,继续坚守。8日,日军向漓江东岸最后一个阵地——普陀山七星岩发起猛烈攻势,向洞内投掷燃烧弹,还大量施放强烈刺鼻的毒气和辣椒粉。一些守军在七星岩洞口的战斗中,身负重伤仍顽强地爬向前去,抱住日军滚下山。最后除团长覃泽文带领少数人从狭小的七星岩后山冒死突围外,其余800将士都被烧死或熏死在七星岩内。

图片 3

抚今追昔,凭吊当年。壁立千仞的狼牙山巅、冰封千里的林海雪原,还有就在桂北浩荡奔流的湘江侧畔,都上演过血沃国土、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也因此在我们这个民族的记忆中镌刻下深深的印记,成为我们心灵畅游的绝美风景。

日军原计划8日发起总攻击,但在中美空军的轰炸压制下,炮兵部队的行动受到不小限制,不得不推迟到9日拂晓才开始总攻。考虑到58师团战斗力较弱,又在衡阳会战和此前的桂林外围战中受到不小损失,所以日军以58师团在北线佯攻,吸引守军注意,随后集中优势炮火和空中力量,以40师团肃清漓江西岸象鼻山至伏波山沿河阵地,强渡漓江作为主攻。

图片 4

由此想到了茅盾先生创作于抗战时期的《风景谈》。对于风景的解读,先生的论述至为精妙:“人类高贵精神的辐射,填补了自然界的疲乏,增添了景色。”“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乃是伟大中之尤其伟大者。”当熹微的晨光中远远望见两个哨兵持枪肃立的剪影,作者感喟:“如果你也当它是‘风景’,那便是真的风景,是伟大中之最伟大者。”

当渡河日军顺势夺取中正桥桥头堡后,韦云淞悬赏十万元严令131师必须夺回桥头堡,131师拼尽了最后努力,将班长等老兵骨干集中起来组成突击队,向中正桥进行了多次反击,但都未奏效。随后日军突入城内,守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仍全力组织巷战,特别是在老盐街到王城一带,更是多次爆发惨烈的白刃战肉搏战。

日本: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31名中佐级别的大队长,近100名中队长和小队长。

风着意,景随心,风景的意涵原本是要用心来品读的。正是因为有了充满精神的人的活动和充满关怀的人的体味,风景才灵动、丰厚、深刻起来。

9日下午,桂林防守司令韦云淞自知守城无望,在铁佛寺防守司令部内举行紧急军事会议,开始布置撤退。131师师长阚维雍坚持应当固守到底,和桂林共存亡。但韦云淞不为所动,密令170师师长许高阳在西郊阳江上抢修一座便桥,准备连夜撤退。当晚,防守桂林南部地区的170师发生动摇,放弃阵地向西南撤退,结果才出城就与在外围的日军37师团遭遇。170师在此前的外围战斗中基本没有进行过激战,部队基本完整,但由于都是新兵,毫无实战经验,再加上仓皇撤退中突遭袭击,顿时被击溃,数千人被俘,只有少数余部退回市区继续作战。

中国:第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少将师长阚维雍将军、第三十一军少将参谋长吕旃蒙将军、城防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济桓将军均在殉难之列。

而桂林城里的战斗也由于170师不战而逃,守备力量被严重削弱,所以战局不容乐观。到10日下午,桂林全城就基本被日军占领。131师师长阚维雍目睹在桂林保卫战中,有的保存实力见死不救,有的擅自撤退徒遭损失,又见桂林沦陷在即,激愤之下拔枪自杀,践行了生前“与桂林共存亡”的誓言。最后守军除韦云凇和31军军长贺维珍率领少数随从逃出外,桂林防守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31军参谋长吕旃蒙、170师副师长胡原基以下约5600人阵亡,另有约13000人被俘。

从1944年11月1日开始,桂林近郊各处已发生零星的战斗。

远远比不上衡阳

4日黄昏以后,日军开始攻击漓江东岸和桂林北门。以山水甲天下着称的桂林,一时间硝烟弥漫,烽火漫天,枪炮声和喊杀声混成一片。

有一些资料提出桂林守军给予进攻的日军以沉重打击,毙伤日军达33000人,还击毙9名大佐联队长、31名中佐大队长,甚至称日军将桂林保卫战和昆仑关之战并称为侵华战争中中国军队最为勇猛的两次战役。

在北门,由于防御工事坚固,守军顽强抵抗,日军连续进攻几天都没有什么进展,其坦克和步兵均被挡于门外的壕沟旁。

仔细一分析,进攻桂林的日军总兵力才53000人,如果伤亡33000人的话,伤亡率已经超过了60%,加上联队长大队长级别的军官大量损失,遭到这样惨重伤亡的部队必然要进行补充和休整,才能继续作战。而事实上,日军在攻占桂林后,几乎没有什么停留,就继续向南推进,而且进军势如破竹,短短的二十来天就占领了南宁、宜山等战略要地,12月2日占领了贵州的独山。相比之下,日军在衡阳城下与守军第10军激战47天,才叫伤亡惨重,衡阳之战后整整休整了两个月才发动新的攻势。可见,桂林之战日军伤亡惨重的说法很不靠谱。

但在漓江东岸,日军进展比较顺利,他们采用逐山攻打的战术,4至6日先后攻陷了穿山、猫儿山、屏风山、普陀山等据点。7日上午,又攻占了七星岩顶部。

再有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韦云淞战后所写的《桂林防守军战斗要报》中的数据,日军伤亡也不过6000余人。而且一般战报中都会夸大对方的伤亡,经过注水之后的数据也只有6000人,可见日军真实的伤亡肯定不会有6000人,能有3000人的伤亡已经不错了。

七星岩是江东岸中国守军的大本营,里面有守军、伤兵和各据点撤来的官兵千余人。日军用传声筒喊他们投降,但他们宁死不屈,坚持抵抗。

桂林保卫战攻守双方的兵力对比是20000人对53000人,衡阳之战开始是17000人对40000人,最后达到17000人对90000人,从兵力对比上来看,衡阳之战的兵力劣势更加悬殊;桂林保卫战的持续时间,从外围战算起,是12天,要是光从日军总攻城区算起,才只有区区2天,而衡阳之战却是47天。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7日傍晚,日军惨无人道地向洞内的守军施放毒气,洞内的守军除了少数人从后岩突围以外,其余全被毒死。抗战胜利后清理该岩洞时,只见白骨累累,共有800余具。

在装备方面,配属桂林守军的炮兵有包括2个重炮连在内的1个炮兵团,4门150毫米榴弹炮、4门105毫米加农炮以及75毫米以上口径山野炮14门,而且炮弹充裕,而衡阳守军只有一个半营的山炮18门75毫米山炮,主要靠迫击炮火力。综合来看,桂林守军的表现确实和衡阳守军有不小差距。

如今的七星岩洞口,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当年,这个洞口只有两人宽,而且隐藏于大树当中,很隐秘,进出都没那么容易。后来为了游览需要,洞口扩宽了不少。现在的七星岩已经蜕变成了一个着名的观光景点,每年接待数十万游客,但极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那么惨烈的战斗。

但是,不论作战情况如何,都不能抹杀以131师师长阚维雍和七星岩守军为代表的广大官兵的英勇事迹。解放后,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追认阚维雍为革命烈士,并为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三将军和七星岩八百壮士忠骸普陀山七星岩霸王坪修筑陵墓,作为永远的纪念。

图片 5

桂林保卫战中,虽然一些中下级官兵浴血苦战,特别是自发参战的广西民团,手持简陋落后的武器与日军白刃肉搏,但最终还是很快失守,主要原因在于高层。先是身居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高位的白崇禧,临战之前存有私心,为了保存自己桂系的实力,调离战斗力最强悍的2个主力师,大大削弱了守军力量,导致军心动摇。再是桂林防守司令韦云淞缺乏固守的决心和信念,一见战局不利就匆忙部署撤退,结果一个在此前战斗中还未受到多少损失的师,就在混乱的撤退中溃败,根本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另外,外围部队行动迟缓,未能及时形成和城内守军相配合呼应的有利态势,也是最终失败的原因之一。

桂林七星公园内的普陀山、月牙山等,都曾是当年那场桂林保卫战的战场。纪念碑包括“殉职纪念塔”、“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还有蒋介石、李宗仁和白崇禧等人的题词。

随着桂林的迅速失守,日军迅即长驱直入,很快就打通了湘桂铁路,并一直进到贵州独山,这也是抗战期间日军兵锋深入到中国内陆的最深点,重庆也为之震惊,对整个抗战大局造成了很大的恶劣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