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军事领域,有很多军事历史事件都非常值得回味品鉴,这也是历史的意义之一,在军事领域也概莫能外。对于伊朗和美国的军事事件,近半个世纪以来,可以说是两国军队之间的关系经历了风风雨雨,有美国向伊朗出售F-14“雄猫”战斗机、”鱼叉”反舰导弹的蜜月期,也有伊朗反复击落美军飞行器的对峙期。那么,今天我们要回顾的就是1988年伊朗水雷误炸美国军舰,美军疯狂报复摧毁整个伊朗海军的往事。

  英智库称伊朗从中国至少获得三款短程导弹

图片 1

图片 2

  英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日前发表文章称,如果美伊开战,那么伊朗大量使用反舰导弹的可能性就很高。目前伊朗反舰导弹库存几乎全部由中国制造的导弹构成。除上世纪伊朗从中国接收的“海鹰-1”、“海鹰-2”等反舰导弹之外,其至少还从中国接收了三款短程导弹,其中包括C-701、JJ/TL-6以及C-704反舰导弹。文章推测称,如今德黑兰可能仍然依靠中国提供这些导弹的关键部件。

1980年开始的两伊战争,不仅让数百万鲜活的生命受到摧残,也使得以波斯湾为中枢的国际石油航运受到严重威胁。当陆上的大规模战事陷入僵局,伊朗与伊拉克都不得不采取非常规手段来打击对方经济。往来于波斯湾狭窄水域的众多游轮,就成为了效费比最高的目标。

1988年4月14日,美国海军“罗伯茨”号护卫舰在波斯湾进行海外部署时,遭遇到水雷袭击,舰艇的船体遭受重创,后来经过调查,美国方面直指是伊朗武装力量某部门投放的水雷。首先,出现美国军舰在波斯湾撞水雷的事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美国派军舰到波斯湾破坏了该地区原有的军力平衡,尽管美军号称“罗伯茨”号担负的是护航警戒任务,但是排水量四五千吨、搭载若干大威力弹药的军舰在中东地区耀武扬威,也难免招致报复性的军事举措。

  文章称,伊朗能够封锁霍或阻断霍尔木兹海峡交通吗?欧盟最近决定对伊朗施行石油禁运,导致德黑兰威胁称要关闭这条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运输要道。然而,在对地区军力及交战各方可能运用的战术进行评估后,人们发现伊朗很难切断霍尔木兹海峡交通。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称,2011年,每天有1700万桶原油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约占全球石油出口量的35%。伊朗本身就严重依赖该海峡的石油运输:政府财政收入中约有70%来自石油出口,而目前其石油输出完全需经过霍尔木兹海峡。伊朗并未铺设至其印度洋港口或其东侧国家的石油管道。

海湾超限战

图片 3

携带飞鱼反舰导弹的伊拉克空军 幻影F1战机

从1984年开始,零星的油轮袭击事件就逐步增多。伊拉克那头有携带飞鱼导弹的幻影F1战机、黄蜂中型直升机和陆基发射的SS-N-2冥河反舰导弹等大杀器。伊朗这边也有仿造冥河的蚕式导弹、H-6中型轰炸机、大量快艇和水雷。但在开始时,双方的行动都有所克制。既不想因为这种下三滥手段而受到国际社会抨击,也不愿意因此承受对方反击所造成的严重损失。

随着伊朗陆军短暂的攻入伊拉克南部边境,萨达姆政府的海上石油出口线被彻底断绝。无可奈何之下,他们求助于海湾小国科威特,从那里将石油转运到世界各国的油轮上,规避伊朗人的封锁策略。同时,伊拉克空军的战机也可以继续飞临海上,对伊朗油轮进行打击。于是,伊朗方面就被迫扩大打击面,宣布将整个波斯湾封锁。只是迫于美国的强大压力,才没有坚持这项天怒人怨的计划。

图片 4

频繁出没波斯湾水域的伊朗快艇

但在私底下,伊朗却已经无法回头的开启了波斯湾地区的油轮超限战。相比伊拉克人的空军袭击,他们的动作更加隐秘而难以防备。伊朗海军的众多快艇,可以用己方的石油钻井平台作为基地。白天就隐藏在平台背后休息,晚上利用夜色掩护出没,在航道周围布设大量水雷。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呼叫空军飞机或海军的岸基导弹部队,摧毁特定目标。

因此,包括科威特在内的大量第三方油轮受到了致命威胁。刚刚在70年代经历石油危机的西方世界,也对此感到惊恐万分。这就迫使美国海军应科威特要求,从1986年起为波斯湾地区的石油运输线护航。不少原本在科威特注册的船主,也立即到美国重新备案,以便悬挂星条旗获得战舰护航。

图片 5

正在为油轮护航的美国海军编队

图片 6

  2011年底和2012年初,伊朗海军和伊朗革命卫队举行了以海上封锁为侧重点的”优势90″(Velayat-90)系列演习。虽然伊朗握有中断或临时中断霍尔木兹海峡的能力,但其不可能长时间封锁该海峡。

第一滴血

图片 7

惨遭伊拉克飞鱼导弹命中的 斯塔克号护卫舰

由于经历了60-70年代的越南战争伤痛,美国在80年代依然对海外用兵显得谨小慎微。波斯湾水域的狭窄地形,不利于主力战舰的行动,使其很容易遭到两伊任何一方的突然袭击。所以,在护航行动开始后,美国海军只出动了几艘4000吨级的佩里级护卫舰。

发生在1987年5月的斯塔克号遇袭,就是这种困境的体现。1架伊拉克空军的幻影F1战机,用飞鱼导弹重创了美军护卫舰,算是对有限护航行动的首次打脸。虽然伊拉克方面很快进行了道歉,但也预示着护航绝不会在三方的克制中结束。

图片 8

斯塔克号护卫舰上的被命中部位

不久之后的7月,有美国军舰护航的布里奇顿号油轮在波斯湾西部触雷。虽然水雷的威力过于有限,不足以影响船只的继续航行,却在国际上引起了恶劣反响。伊朗方面也不同于伊拉克人的表面谦和,直接宣布这是美国军事力量缩水的必然结果。同时,伊朗政府也要求美国立刻停止护航行动,以免遭受更大损失。

作为回应,里根政府向波斯湾地区增派了多架CH53重型扫雷直升机,以及包括扫雷舰在内的30多艘军舰,加强武装护航的力度。其中还不乏担负区域防空任务的巡洋舰,显示出时态的不断升级。同时,关于如何遏制伊朗使用快艇和水雷的特种战方案,也被迅速制定出来。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将在海外地区展开。

图片 9

布里奇顿号油轮的触雷事件 迫使美军增强护航兵力

接下来,美国继续报复伊朗,美国海军发动了“祈祷螳螂行动”,形成了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无奈局面。美国海军在波斯湾部署的2个航母战斗群对波斯湾上两座伊朗的石油钻井平台发起进攻。之所以攻击钻井平台,是由于美军认为该平台被伊朗军方用于C2作战,发挥的是指挥控制作用。美军武装直升机首先对平台发起空中突击,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陆战队员们随后登上平台并将其炸毁。

  伊朗能力

挚诚意志行动

图片 10

海豹突击队的临时基地 大力神号拖船

考虑到波斯湾战场的复杂性,美国海军出动了专门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海豹突击队,以及众多平时不被人关注的小众装备。其中既有巡逻艇、OH58侦查直升机,也有AH6这样非常迷你的特种战标配。此外,还有被租用来的大力神号和温布朗七世号拖船,作为特遣部队的移动基地。

这年9月,逐步就位的海豹突击队还是大显神威。他们的巡逻艇以2艘重型拖船为基地,开始驱散伊朗人的布雷快艇,并为后续抵达的扫雷舰开辟安全水域。至于空中突击分队,也分头搭载在不同的佩里级护卫舰上,随时准备乘直升机快速出击。当伊朗海军改装的雅利安-拉赫什号登陆舰被发现后,AH6小鸟直升机便立刻出动,也黑夜中使用火箭弹和机枪扫荡了整艘舰船。海豹突击队则在天亮后登上被伊朗人放弃的拉赫什号,缴获了还没来得及投放的9枚水雷。他们还找到一本详细的雷区日志,里面记录着此前已经投放水雷的区域位置。

图片 11

部署在军舰上的OH58侦查直升机

图片 12

行动前做最后准备的 美军特种兵

不久,美军又发现伊朗快艇会在夜间从藏身的石油平台出动,专门破坏那些布设在航道上的导航浮标。一旦油轮失去必要的指引,就可能因为迷航而误入雷区。所在,在OH58直升机的导引下,突击队再次乘坐快艇和AH6轻型直升机出动,对正在作业的伊朗快艇发起强袭。侦查直升机上的全套红外设备,是专门为夜间搜寻装甲目标而设计的,在海上对快艇同样有效。AH6+巡逻艇的火力组合,也足以压制伊朗人的机关枪还击。

由于海豹突击队的工作成效,伊朗人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快艇无法再为所欲为。万般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升级对抗级别,试探美国海军的底线。10月16日晚上,1艘美国油轮在科威特海域遭蚕式导弹命中,17名船员因此受伤。这也是伊朗海军首次公开袭击科威特水域,并引发了规模更大的下一步行动。

图片 13

被美军特种兵俘虏的 雅利安-拉赫什号登陆舰

图片 14

  文章称,伊朗水面舰队规模较小,仅有六艘能力有限的护卫舰,所以伊朗不可能控制霍尔木兹海峡及其周边地区。因此,伊朗不太可能会选择完全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而有可能会采取拒止战略,攻击落单或防御能力较低的船舶。在使用这种战术时,水雷、鱼雷、火箭弹和反舰导弹就是关键武器。为避免和美国或该地区其他国家舰艇发生直接冲突,伊朗军方可能会出动潜艇和快速攻击艇在海上发动攻击,或是利用平板货车从陆上发射反舰导弹。为提高获胜几率,伊朗军方也会使用空射武器——特别是作为联合军事行动的构成部分。

敏捷弓箭手行动

图片 15

正在波斯湾水域的美国巡逻艇

三天后,美国海军就展开了升级报复。他们已注意下,伊朗的石油平台因伊拉克空军的袭击,而不再产出石油。原本的工人已全部被士兵所替代,不仅是快艇的隐藏据点,还装有监视整片海区的搜索雷达。也就是说,其性质已完全从民用转为军用,是可以立即下手的对象。

10月18日,由2艘斯普鲁恩斯级、1艘基德级和1艘老式亚当斯级组成的驱逐舰分队,开始炮击伊朗人的沿海平台。从企业号航母上起飞的2架F14战机,负责为编队进行空中掩护。一旦伊朗人出动空军反击,他们还要面临长滩和斯坦利这2艘巡洋舰的区域拦截。同时,一支海豹突击队奉命占领1座石油平台,缴获了潜伏者来不及带走的无线电台与文件。随后用携带的炸药将平台彻底摧毁。

图片 16

老旧的亚当斯级驱逐舰

面对这样的压制性打击,伊朗军队再次选择了退让。在和伊拉克继续战争的情况下,他们无法承受再与美军大规模交火的代价。作为应对方法,大量的快艇开始扩大活动范围,在美军突击队的覆盖范围外继续布设水雷。

1988年4月,伊朗人的努力也终于获得了成功。在巴林附近水域航行的佩里级驱逐舰塞缪尔号,突然撞上了伊朗人布设的水雷。船体因此被炸出一个大洞,全舰也因此失去大部分战斗力,被迫撤回本土修理。

图片 17

遭到驱逐舰火炮轰击的伊朗石油平台

但是,伊朗的反应也非常迅速,你打我,我就打民用的油轮。伊朗再次派出自杀快艇,准备攻击悬挂美国、巴拿马、和英国国旗的3艘油轮。美军的军用飞机发现伊朗的意图之后,前往交战地区向这些伊朗快艇发起了又一轮的空袭,击毁击伤几艘,其余快艇见状纷纷退出战场,很好地保存了自己。看到小艇无法取得战略优势,伊朗又派出“约尚”号导弹驱逐舰出战,向美军“温莱特”号巡洋舰发起了攻击。

  美国与该地区阿拉伯国家军方的先进防空能力可阻止伊朗出动空中力量打击波斯湾地区。然而,伊朗空军的确有能力利用俄制苏-24″击剑手”(FENCER)战斗轰炸机和日渐老划的F-4“幽灵”战机发动攻击行动。伊朗方面已开始为F-4战机整合反舰导弹,据信其也正在针对苏-24战机展开类似努力。

螳螂行动

图片 18

在波斯湾水域起飞的 F14舰载战斗机

4月18日,针对护卫舰的触雷一事,美国海军发起了开始护航以来的最大规模攻击–螳螂行动。以企业号航母战斗群为首的众多战舰,开始云集波斯湾水域,对伊朗海军展开大规模报复。

海豹突击队再次充当行动的先锋,搭乘直升机攻击数个残存的伊朗石油平台。守军则已经使用23mm机关炮加强了防空火力,并同担任护航的AH1眼镜蛇直升机发生交火。经过短促的激战,各平台不是惨遭血洗就是被直接占据。美国特种兵在临走前,不忘布置高爆炸药,将可能被修复的平台撤职炸毁。

图片 19

搭乘AH6直升机巡逻的美国特种兵

伊朗海空军也不准备继续“观望”下去,尝试以水面舰艇和F4战斗机进行反扑。但在遭到F14的拦截后,立刻加速离开了交战空域。出于克制的需要,美军只是以雷达锁定他们,而没有直接发射导弹。此后,伊朗战机企图再次从低空突防,遭到了美国巡洋舰的警告射击。当标准2防空导弹在F4附近被提前引爆后,伊朗飞行员彻底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在海上,伊朗人却有其他反制手段。一些快艇开始绕过交战区域,直接攻击后方的各国油轮和石油设施。在初步得手后,他们遇到了赶来阻止的A6E攻击机和铺天盖地打向自己的火箭弹。同时,1艘快艇企图靠近美军的温盖特号巡洋舰,并完全无视对方的警告。结果,这艘小船在短时间内遭遇灭顶之灾。虽然靠着体积小和复杂的水面波纹,避开了前4枚鱼叉导弹,却在之后几乎同时被5枚标准防空导弹集中。最终被靠近的美舰用火炮击沉。

图片 20

正在投掷激光制导炸弹的 A6攻击机

图片 21

遭到空袭的萨汉德号护卫舰

遭到类似命运的还有萨汉德号护卫舰,她在突袭中被2架巡逻的A6攻击机发现,并被2枚鱼叉导弹和4枚激光制导炸弹攻击。最后因为弹药库被命中而发生殉爆,整船迅速沉入水中。在附近出没的萨巴兰号护卫舰,也在晚些时候被激光制导炸弹击中。由于距离海岸较近,被友军的拖船及时救走。至今,这艘轻型护卫舰还在为伊朗海军服役。

在螳螂行动的尾声,伊朗海军从路上基地内发射了数枚蚕式导弹,但没有能命中任何目标。随着美军舰体的逐步后撤,双方再次从热战回到了紧张对峙之中。美军方面只有1架眼镜蛇直升机因机械故障坠毁,造成2名飞行员丧生。弱小的伊朗海军则因损伤而完全瘫痪。尤其是在7月的665号航班被美军巡洋舰击落后,伊朗方面实际上已不敢再向波斯湾水域的舰队发起挑战。

图片 22

被美军击落的 伊朗航空公司665号航班

图片 23

击落伊朗客机的 美军巡洋舰

至于这场无休止的超限战本身,也在1989年因两伊战争的结束而趋于消停。尽管没有发生全面冲突,但美国和伊朗都展现出了各自对波斯湾及霍尔木兹海峡的控制能力。一系列交火也让所有的海湾国家,在之后的30多年里对伊朗忧心忡忡。至今,当地仍被认为是随时可能引发大规模战争的火药桶。

图片 24

  这种战术类似于“油轮大战”后期的表现形式。贯穿1980年至1988年的两伊战争,在1984年达到高潮,当时运载有伊朗或伊拉克/伊拉克的阿拉伯盟国石油的船舶及海上平台,均成为打击目标。英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1984年至1988年,共有259艘油轮及其他船舶受到攻击。伊拉克主要通过战机,特别是——“幻影”F-1战斗机和“超军旗”战机——发射法制“飞鱼”导弹发动攻击,而伊朗使用的武器系统则主要有通过直升机发射的弹药、反舰导弹(特别是中国研制的“蚕”式导弹)、火箭弹以及少量鱼雷。

最为可笑的是,“约尚”号最先发射的反舰导弹恰恰是美国人提供的“鱼叉”,原本要出口伊朗反对前苏联舰艇的先进导弹,这回终于对准了美军自家的舰艇,真可谓是因果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尽管美国海军发射诱饵弹躲过了“鱼叉”,但是美国海军方面理应在当时就反思,当初拍脑门做出的的对伊军售举动,是不是过于疯狂。美国海军”辛普森”号驱逐舰等舰艇发射了5枚导弹击中”约尚”号,”约尚”号起火瘫在海面上,尔后被美舰舰炮击沉。伊朗空军参战的F4战斗机也被美军击伤。

  导弹威胁

图片 25

  文章称,油轮大战的历史经验,加之伊朗现有军事能力,令美国及其盟国军队必须仔细考虑反舰导弹的问题。伊朗反舰导弹库存几乎全部由中国制造的导弹构成。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就开始向伊朗提供武器,尽管华盛顿不断向北京方面施加压力,但中国对伊武器供给仍未停止。据信,伊朗起初从中国接收了“海鹰-1”(CSSC-2
“蚕”式) 和“海鹰-2”(CSSC-3“泡泡沙”
)反舰导弹。“油轮大战”时期,其在霍尔木兹海峡部署了海岸防御型CSSC-2/CSSC-3导弹。上世纪九十年代,伊朗获得了C-801(CSS-N-4“沙丁鱼”)导弹和射程较远的C-802(CSSC-8
Saccade)导弹。这些导弹有一部分被部署在舰艇上,还有一部分导弹由车载,执行沿海防御任务。C-802通常被称为“Noor”导弹,但德黑兰经常用同一个名称指代不同的导弹。

后来,伊朗海军出动的主力军舰“萨罕德”护卫舰,又被两架A-6E攻击机击沉。伊朗派出的“萨巴兰”护卫舰则被击伤,退出交战之后返回了伊朗的海军基地。此时美军接到了五角大楼命令,要求不要击沉萨巴兰舰,以防战事进一步扩大。美军舰队因此快速撤离战场,伊朗海军此时也已无力再次发动海上攻击。”螳螂行动”就此结束,美军击毁伊朗两个钻井平台,击沉一艘护卫舰,一艘导弹快艇和几艘自杀快艇,击伤了几艘伊朗军舰。美军也付出了坠毁一架直升机、两名成员阵亡的代价。

  文章称,伊朗还至少从中国采购了三款短程导弹系统。伊朗“克萨尔”(Kosar)武器系列包括中国C-701(克萨3和克萨1)和中国洪都集团研发的JJ/TL-6反舰导弹,而Nasr
1 和Nasr
2则相当于中国C-704导弹。与C-801/C-802导弹相似,克萨尔和Nasr也可以部署在多种平台上,包括快速攻击巡逻艇和卡车。虽然伊朗媒体曾公开过
Kosar
和Nasr导弹的总装线和零部件,但如今德黑兰可能仍然依靠中国提供这些导弹的关键部件。其他导弹也可已投入战斗。伊朗宣称已经在“优势-90”(Velayat-90)演习期间试射了Ghader反舰导弹。该导弹以C-802系列导弹(或许与
C-802A一致)为基础,是一款远程导弹,它安装有频率捷变雷达导引头,使其不易受到反雷达装置的攻击。中国先前曾指出C-802A的射程为180公里,C-802的射程为120公里。对比数据以及中国产品手册显示,C-701理论上的最大射程为25公里,C-704为38公里。不过,尚不清楚Ra’ad导弹是否已经服役。此外,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将C-801/C-802导弹配备到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上。伊朗还改进了Sea
Killer/Marte
Mk1反舰导弹,为其安装了电视导引头。这可能会为伊朗提供一款空基反舰武器,不过尚不清楚它是否已经服役并执行这一任务。

图片 26

  有多种发射系统可以用来发射这些武器。这其中主要是小型快艇,比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25艘
Peykaap-II级导弹艇,该艇的速度能够超过50节,可以携带两枚 Kosar 或 Nasr
导弹。尽管受所使用发动机大小的影响,这些快艇的航行距离有限,而且很难在环境比较艰难的海上航行,但它们仍是高效沿海战斗艇。因为身形较小的关系,它们无需在霍尔木兹海峡阿巴斯港(Bandar-e
Abbas)海军基地外运行,并且能够使用任何现有码头。例如,那些位于霍尔木兹海峡、由伊朗控制的岛屿(阿布穆萨岛、小通布岛以及大通布岛)上就有相关海洋设施,支持这些小型快艇的行动。通过一次派出多艘快艇并结合使用蜂群战术,伊朗可以在附近任何海军部队采取反应措施之前,在几分钟内到达目标位置。伊朗人还可以发射足够多的导弹,击沉经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如果伊朗海军的舰艇足够多,与美国海军打“人海战术”,或许还有最终逼迫美军签订停战协定的可能性。但是历史不可必定,伊朗方面付出的是参战的整个伊朗海军部队全部被击溃的代价。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希望伊朗人也能够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

  此外,体形较大但速度依旧很快的巡逻艇,比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10艘“桑多尔”(Thondor)巡逻艇可以携带
C-802 导弹,或者海军的13艘“卡曼”(Kaman)级快艇可以携带 2-4 枚 Noor
导弹,它们也能为伊朗提供潜在致命攻击能力,虽然较大的体形使它们容易受到攻击。而且,陆基发射器可能会使反舰导弹的防御工作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它们可以安放在沿海的任何地方,并且发射导弹还可进行移动,从而使这些导弹不易被发现并摧毁。

  反击伊朗的导弹

  美国和欧洲可以通过强大的海军存在,来应对那些袭击霍尔木兹海峡油轮的行动。实际上,波斯湾已经有诸多资产可用来开展这样的反应行动。目前,驻扎在巴林的美国第五舰队在该地区维持着两个航母战斗群、一个两栖中队、一个支扫雷特遣部队、一支潜艇特别部队和一支后勤特遣部队的存在。此外,美国海岸警卫队也在巴林驻扎有6艘快艇,而且在美国领导的联合特遣部队中,也有来自英国、法国以及沙特阿拉伯海军的资产。虽然可以尝试着先发制人攻击位于海湾的伊朗小型艇,但是从采取这一举措所伴随的让局势升级的危险来看,派遣护卫队保护油轮以及其他商业船只的可能性更大。

  “油轮战争”(Tanker
War)的经验表明,采用这样的护卫体系可能会取得成功:从1987年7月到1988年12月,美国海军护送了252艘船,在这期间仅有一艘商船受损——在首次护卫途中,“布里奇顿”号油轮触雷受损,但它仍可以继续行驶;该船原属科威特,后来成为了美国的一艘油轮。作为护卫体系的一部分,1987-88年间,英国海军船只穿过霍尔木兹海岸的次数为1026次。鉴于平均每天都有14艘超级油轮通过该海峡,由来自几个国家的船只组成的护卫体系,以小队的形式护送过往油轮,每天两或三次,这看起是个可行的方法。

  不过,指挥并控制这种护卫行动或者其他联合应对措施,可能会成为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现在尚不清楚海湾合作委员会是否拥有足够的能力来执行这一复杂任务。如果华盛顿谨慎地承担指挥任务,那么看起来有可能会形成一个由美国广泛参与的指挥结构。

  护卫体系的价值并非只体现在美国海军第五舰队部署的“提康德罗加”(Ticonderoga)级巡洋舰和“阿利-伯克”(
Arleigh
Burke)级驱逐舰提供的导弹防御上。SM-2和改进型海麻雀防空系统以及密集阵近战武器系统都可以提供应对空中及导弹威胁的主要工具。

  不过,如果伊朗使用小型艇展开蜂群战术,并且由空基和陆基导弹进行支援,那么这些护卫舰船可能便无法及时应对所有来袭火炮。护卫海军部队可能希望,仅靠它们的存在便能阻止霍尔木兹海峡的攻击——当然,伊朗开展的任何攻击行动都会成为他们进行报复打击的理由。“油轮战争”期间,美国海军船只仅受到了一次破坏——1988年4月,美国“塞缪尔-罗伯茨”号护卫舰受到了伊朗一枚水雷的攻击。这一事件致使美国发动了“螳螂捕食行动”:美国的两个水面战斗群攻击了沿海平台,之后还进行了一系列攻击,导致伊朗一艘护卫舰、一艘“卡曼”级巡逻艇和三艘快攻艇沉没。

  除导弹之外,伊朗还可以使用鱼雷。伊朗由18艘潜艇(不过其中15艘为小型潜艇)组成的舰队可以构成有效的水下威胁。然而,要想发动攻击,伊朗的潜艇就需要避开美国及其盟友阿拉伯部队强大反潜战系统的侦察,这在浅水区可能容易些,但是在波斯湾更深水域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海峡布雷

  布雷也许是伊朗可用的最佳战术,既可以封锁这一水域,同时又可避免与敌军部队直接交战。水雷是一种廉价武器,但却可发挥极大的作用:伊朗的M-08水雷可破坏美国价值15亿美元的“塞缪尔-B-罗伯茨”号护卫驱逐舰的船壳,造成9600万美元损失。

  据估计,伊朗海军有2000-3000枚水雷,大部分都源自苏联或中国。这些水雷包括系留水雷和沉底水雷,可通过接触和“感应”(感应声音环境、磁场或水压等说明有船舶存在的变化)而引爆。要在整个霍尔木兹海峡布雷,可能需要数千水雷和几天时间。伊朗可使用“基洛”级潜艇,这种潜艇可搭载24枚水雷。但更大规模的布雷行动可能需要用到小艇和商船。虽然这种做法很容易被发现,但在几小时内部署几百枚水雷应当会产生很大效果。

  不过,在波斯湾的美国和盟军部队可用的反雷措施要远优于上世纪80年代。例如,第五舰队在巴林有四艘“复仇者”级扫雷舰,英国、法国、沙特和阿联酋海军物资也可能会被调动起来。尽管如此,扫雷仍是一项耗费时间的工作:可能需要数天的时间来打开无雷通道,数周时间来清除整个海峡的水雷。护卫舰也并不一定能阻止水雷破坏其护航的商船,因为一些水雷进行编程后,可在第二或第三艘船只经过后才会引爆。

  由于在短时间内部署足够水雷存在困难,因此水雷可能无法封锁整个海峡。80年代波斯湾的水雷并没有阻止持续交通。尽管如此,对水雷的恐惧可能会切断大部分海域的交通。对于德黑兰而言,这也会对自身造成问题。导弹攻击有其优势,具有辨别力,因此可使伊朗或伊朗指定的船只避免攻击。在整个海峡布雷也会切断伊朗的交通,对伊朗脆弱的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其他考量

  在海上拒止战略方面,伊朗还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派小型舰艇对油轮进行爆炸袭击,目标是击沉船只或引起潜在石油泄漏,这在样石油清除前,这一区域便无法通行。这种行动会涉及一艘或多艘装有炸药的小船,很可能是执行自杀式任务,与2010年7月对日本油轮“M
Star”号的失败攻击行动类似。但用一艘搭载1000公斤炸药的小船,靠近一艘油轮,穿透船壳的作战挑战仍是非常明显的。

  德黑兰的第二个选择是,并不针对霍尔木兹海峡本身,而是打击远处波斯湾的船只,就像两伊战争期间的油轮战一样。采用这种方法,能够更容易地避免与在海峡周围集结的美国或其他海军发生正面冲突。在波斯湾停泊的船只是最容易遭到攻击的。在波斯湾采取的行动可能不会像在海峡内攻击行动的效果那么明显,但却很容易达成。

  虽然对手的军事能力要强大的多,但伊朗在波斯湾仍有很多军事选择。虽然这些选择无法达到封锁海峡所到达的威胁程度,但却可以极大地扰乱航运——但也会招致敌对反应。(编译:春风)★